Tag Archives: Suit

說穿西裝之道

西裝友,就像7-11一樣,總有一個在附近。然而懂得穿西裝的人,卻寥寥可數。男生一生會買西裝,不外乎幾個原因:參加謝師宴(可是她暗戀的不是我);去見工面試(可是受聘的不是我);出席好友婚禮(可是台上的新郎不是我)。

人靠衣裝,佛靠金裝。女人靠化妝,男人靠西裝。而能不能穿好一套好西,跟能不能成為一個稱職的大丈夫一樣,身材還是其次,靠的還是自覺和內涵。一套西裝,不管質料、剪裁、設計有多好,衣得其形而不得其神,往往只會淪為每天朝九晚五通勤的上班族制服。

    

*嗯,最左邊的先生你是進錯棚了吧?

作為一個紳士新鮮人,不要急於討論好西,最基本的是先要穿好一套西裝。西裝之道,在於「存乎中,形於外」,首先要釐清穿之為何。為畢業禮所穿;或為上班所穿;或為參加婚宴所穿;或為自己新婚所穿,因應場合不同,所選的西裝顏色跟款式也就可以截然不同。

        

*輕鬆的場合可以穿鮮亮一點的西裝;嚴肅正式的場合穿深色的西裝可以表現沉穩;喜悅的場合則可以穿顏色比較特別的西裝。

        

*正式宴客的場合可以穿三件式的西裝;每天通勤的場合可以簡單穿兩件的西裝;一般聚會的場合可以單穿一件西裝外套即可。

所謂「存乎中」,就是先知道為何而穿,然後心想營造什麼形象,依照想法而選擇西裝。穿對西裝,不用一言一語,西裝自然而然就能表現個人的態度,也就「形於外」。

不要誤信走遍天涯一套西的概念,比如說一套最基本的海軍藍的西裝穿來面試或上班也許很得體,可是穿在婚宴的話就可能會變得太拘謹。

*同樣穿海軍藍西裝參加婚宴,樓上穿的像Bankersssss一樣,樓下的明顯就比較大方很多。

未完待續…

 

Advertisements

英倫風範 – 紳士挑戰賽

London, Holborn, 2017/02/15 Wednesday, 13:52 GMT

“Door’s closing. Please stand clear of the doors.”

才剛上車坐下來,面前兩位紳士的裝束很快把小弟的注意力從回味著十分鐘前的正宗蘭州拉麵色香味中吸引過來。

“This is Holborn. This is a Central Line train to ……”

乍看那兩位男士跟一般上班族無異,公式化的襯衫、西裝、領帶、大衣配公事包。他們穿著正常的制服,彼此客套的對談著。

“Empty promises will wear. I know, I know……”

James Arthur沙啞的歌聲從耳機傳來,彷彿隔絕了小弟與現實的連結,聽不到他們的對話,也正好讓小弟細心觀察著他們穿著之間那細微的區別。

“And if you’re done with embarrassing me. On your own you can go ahead tell them……”

最先引起小弟的注意是他們的配備。右邊男士帶的是Samsonite的公事包,手戴Apple Watch,在配備上是個務實派,姑且稱他實際男;左邊男士帶了一個Hackett的公事包,手戴Armani Exchange的3 dials手錶,還多帶一把長傘,明顯地他比實際男要更注重時尚一點,加上他比較秀朗的臉,姑且稱他俊朗男。要比賽的話,在這配備賽中,顯而易見俊朗男大勝實際男。

然而,魔鬼在細節,一樣的套裝,卻可以看出不一樣的心思。俊朗男穿著白襯衫配藍色領帶,最無聊安全的配搭。實際男穿著淺藍色的襯衫,一種很容易落得老套又制式化的顏色,加上他一副略帶嚴肅的臉孔,眼看要輸他之際,卻勇氣可嘉地配上粉紅色領帶,為整個套裝添加一點玩味,居然在這最保守的襯衫配領帶之戰反敗為勝。

而在西裝上,俊朗男依舊挑了最安全的海軍藍西裝,配上海軍藍的Trench Coat,還是為了襯托出他那梳了油頭俊朗的臉。實際男雖然不比他秀氣,卻留著不羈的卷髮,挑了炭灰的西裝,炭灰check的大衣,配上他淺藍的襯衫、粉紅色的領帶,挑人的顏色卻穩穩的穿在他身上,加上他的Semi-Brogue,足見實際男在時裝上的心思絕不亞於俊朗男。

“This is Liverpool Street. Change here for the Circle, Hammersmith & City and……”

俊朗男跟實際男一起下車,大概要準備迎接商業社會裡的挑戰。剛剛的裝備競賽,各自都因應自己的條件、需求,付出了心思,挑選了合適的配搭,沒有輸嬴。求同存異,這大概就是紳士應有的風範吧。

“I remember years ago. Someone told me I should take caution when it comes to love. I did.”